法律在线

法律在线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普通人跳自己的故事戳中观众泪点


发布日期:2022-01-11 22:50   来源:未知   阅读:

  “不知为何,眼泪从这群人第一次出现在舞台后方的时候就涌了出来。”“很久没看过这么动人、用心的作品了。”“很特别的一部舞剧,共游人世间。”5月21日至23日,素人舞蹈剧场《悠悠视界》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验剧场连演三天。舞台上,有9岁的小学生,也有66岁的画家;有在读博士,也有生了孩子、阔别舞台多年的舞者。一群素人舞者演自己的故事,为何在豆瓣上获得8.8的高分?

  开演前半小时,女演员们都在对镜化妆,9岁的王煜颖试着给自己画上腮红,66岁的项琴在涂睫毛膏。男演员们似乎很淡定,40岁的胡宏俊在玩手机,12岁的许汪容平在看书。

  《悠悠视界》由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出品制作,台上的舞者从143位报名者中挑选而出。他们寄来自己跳舞的视频,并参加了一场面试。从哈尔滨来的王煜颖,本是陪哥哥来面试的。看着哥哥入选,她自告奋勇上台跳了一段街舞,最终成为团队一员。于是,兄妹俩开启每周末飞上海的旅程。

  演出有个段落叫“对话”:“你觉得自己漂亮吗?你在乎别人的眼光吗?你害怕衰老吗?”项琴和王煜颖一老一少一起跳了支新疆舞,如同过去和未来的对话。

  叶艺清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当她得知《悠悠视界》招募演员时,刚来上海第二个月。“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叶艺清在舞台上袒露了自己曾遭受男友家暴的经历,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观众。“我今年25岁了,我想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价值。今天是《悠悠视界》建组的第231天。这231天,让我更了解我自己跟我身边的世界。”

  37岁的王思佳曾是上海歌舞团的职业舞者,生了两个孩子后不得不转行做编导。时隔8年,她在舞台上说出自己的疑问:“生完孩子就不能跳舞了吗?”她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

  26岁的蒋梦莹是一位神经生物学在读博士。今年1月《悠悠视界》公开彩排,她曾觉得自己胖,有些自卑。正式公演时再看她,瘦了不少。剧中一个段落,她坐在台前,勇敢地对未来的男朋友说话。

  上海歌舞团荣典·首席舞者王佳俊看完《悠悠视界》说:“这个作品没有精致的舞段,素人的动作都不算完美,但他们真诚、自信、洒脱。那些动作如果让专业舞者来跳,会被修饰得更完美,但却会失去那支舞的意义。舞蹈的美从来不是用高度、难度来衡量,舞蹈的美来自内心的真诚,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舞蹈的理由。”

  《悠悠视界》的灵感来自一个武汉的11岁男孩悠悠。去年,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在疫情中邀请知名舞者开办了一系列线上课程。在学员们提交的视频作业里,悠悠自己编创的舞蹈让人眼前一亮。他在自家卧室起舞,讲述武汉封城时父母外出执行防疫任务而他一个人在家的生活。在悠悠的启发下,国舞剧场找来青年编导宋欣欣,希望能创作一个素人舞蹈剧场,舞出真实的生命体验。宋欣欣希望,观众在欣赏素人舞蹈作品时,可以暂时放下对美以及舞蹈的惯常标准。“那些并不‘完美’的身体内部也许自有大好河山。说到底,舞蹈本身是一件小事,重要的是跳舞的人。”